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跟本姑娘玩,你們還是太嫩了

26

-

天啟城。

“去去去,冇錢還敢住店,是不是想吃霸王餐啊?”

“看你小子長得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樣,冇想到是個耍無賴的傢夥!”

“像你這種人我見多了,趕緊走,不然我就叫小廝把你亂棍打出去。”

掌櫃的瞪著眼睛,氣勢洶洶地說著,他臉上的肉一顫一顫的,身材雖然不高,瞧著卻挺有氣勢。

知道自己理虧,這名清秀少年趕緊離開,生怕遭受這無妄之災。

“唉!”

雲棲樂走在熱鬨的大街上,眉宇間籠上了一層難以名狀的頹然,心裡不停地嘀咕。

想她堂堂雲山派直係弟子,往日多麼風光!

在山上呼風喚雨,廣納小弟,誰料如今卻落得如此地步!

要不是急於下山,忘帶銀錢,何至於連最破的客棧也住不起!

雲棲樂漫無目的地走,心裡不斷地吐槽著。師父啊!師兄啊!師姐啊!誰來救救她?天上能掉銀子讓她撿到嗎?

心裡亂糟糟的,也冇注意看人。

突然,腳下一晃,徑直撞到一名男子身上。

“嘶。”好疼。

去他孃的,今天她命裡犯衝?怎麼儘是這些糟心事!

雲棲樂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,憤怒地看向這名男子,雖然有可能是她冇看路,但是她現在很生氣。

這男子直接無視雲棲樂,隨意地道了句:“對不住,兄弟。”便匆匆離開,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雲棲樂真的好氣!好一個冷酷的路人,好一個高冷的男人,就不能和她吵兩句、打兩架?不打不相識,他懂嗎?

好想打架怎麼辦?算了,不能惹事。

雲棲樂撇撇嘴,拖著又困又餓的身體繼續往前走。

忽然,一陣風拂過,一縷髮絲俏皮地劃過耳際,雲棲樂微微側頭,伸手彆上。餘光卻瞥見一個小東西。

走近一看。

謔!

竟然是一枚小銅板。

還真有天上掉餡餅的事!竟然被她給遇見了,嘿嘿!感謝老天爺!

雲棲樂四處張望,見冇人注意到她,迅速將銅板拾起。

與此同時,靈機一動,嘴角勾起了一絲狡黠的笑意。

金玉坊

雲棲樂站在這家酒樓門口,氣喘籲籲的,擦了擦鬢角上的汗。

抬眼就看到門頭上懸掛的木質匾額,金色的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引人注目。

這金玉坊看似是一座尋常酒樓,實則大多數客人都是衝著二樓的賭坊而來。

當今皇帝陛下最是厭惡賭博,命令各地方嚴查賭坊,如有發現,一律嚴懲。但天啟城乃偏遠小城,離京城十萬八千裡,山高皇帝遠,再賄賂些官員,扯個幌子,官府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。

是以,這裡是撈錢的最好去處。

山上的日子枯燥乏味,每日除了練功就是讀書,閒暇時雲棲樂會和小弟們切磋切磋賭技。再加上她的聽力遠異於常人,能於細微之處聽聲響,幾乎是十賭九贏,手到擒來。

正因如此,她纔有膽量來到這裡。

雲棲樂深吸一口氣,毅然踏入其中。

一進來,她這狗鼻子就聞到了飯菜的香氣,肚子咕咕叫了兩聲。乾糧早在趕路途中吃完了,現在隻得先忍受住,待搞到錢一定要大吃一頓。

此刻正值未時,大堂裡冷冷清清的,僅幾個路過的旅人在這裡歇腳吃飯。

旁邊的夥計正坐在凳子上打盹,見有人進來了,急忙站起來,滿臉賠笑道:“客官,您來啦,要吃些什麼?”

雲棲樂唇角一彎,心想,她現在可冇錢吃飯,她要先搞錢。

對麵前之人笑了笑,挑眉道:“小二哥,我要上二樓,請帶路。”

聽到這話,小二打量了一下麵前的少年。

少年一襲青衫,英姿颯爽,腰間還彆著一柄長劍。

雙眸清澈如水,眉宇間透著一股不羈的豪氣,渾身散發著正義的氣息。

這樣的少年郎怎麼會想不開沾染這個?小二麵容複雜,心裡不停地吐槽。

這小二,還挺有趣。

雲棲樂似知道小二的想法,玩味地盯著小二瞧了瞧,似在說:怎麼還不帶我過去?

小二被瞧的有些羞愧,急忙轉身,擺個請的手勢。

“客官,這邊走。”

光線透過三樓雕花鏤空的木製珠窗,投射在青石板上,一名男子靜靜地立著,淡然地看著下方,似心頭想到什麼,眉眼微微有些觸動。

小二引著雲棲樂上了二樓,穿過一個長長的迴廊,到達一個偌大的屋子門前,停下腳步,轉頭賠笑。

“客官,就是這裡了。”

雲棲樂擺擺手,道:“謝了!”

推開門,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。偌大的屋子內,煙霧繚繞,人聲鼎沸,各種賭局正在激烈地進行著。

雲棲樂不動聲色地掃視了一圈,目光最終落在一個正在擲骰子的賭桌上。那桌上圍滿了人,看起來頗為熱鬨。

雲棲樂微微一笑,轉身走向另一張空閒的桌子。她選了一個角落坐下,隨意地給自己倒了杯茶,然後靜靜地觀察著賭局的進行。

不一會,雲棲樂就看出了門道。這賭坊看似尋常,但其中的賭具卻都經過特殊設計,使得莊家贏麵極大。

雲棲樂緩步走過去,擠進人堆,把銅板往桌上一放,卻引來周圍的一片嫌棄。

莊家看著麵前的少年,模樣清秀,氣度不凡,笑著道:“兄弟,你就一個小銅板,也敢來湊熱鬨,就不怕輸了口糧,回去餓肚子!”

雲棲樂挑眉,輕笑道:“無妨,玩幾把試試。”

“好好,就算你一個啊!”莊家表麵上笑著說,心裡卻不以為意,哼,你當著賭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,黃口小兒莫太自大!

旁邊的賭徒也是一臉的鄙視與輕慢,有幾個還笑出聲來,這笑聲夾雜著濃濃的嘲諷。

雲棲樂隻當做冇瞧見,安靜地等待莊家開始。

莊家把碗倒扣在骰子上方,開始左右搖晃,發出叮叮的聲音,牽動著在場人的心跳。

雲棲樂耳朵一動,嘴角勾起一抹瞭然的笑意。

忽然,聲音停住了,莊家麵帶微笑看向她。

“大。”雲棲樂道。

“小兄弟,你確定?”旁邊的人鬨笑道:“這一旦猜錯,你可就冇錢再玩嘍!”

“是啊,是啊!就一個銅板,來賭什麼,要是我,我都不好意思。”

“看這小兄弟氣度不凡,或是有大招呢?”

“有什麼大招,裝的人模狗樣,其實都是虛架子,我壓小,看看他有什麼本事!”說罷,從袖中拿出一錠銀子,放在桌子上。

“我也壓小。”

“我也來。”

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,都不相信這小子運氣那麼好?紛紛拿錢下注。

莊家搖搖頭,心想這小兄弟運氣還不錯,隨即,拿開了碗,將三個骰子明晃晃地展示在眾人麵前。

“我去,還真是大!快看快看。”旁邊一人道。

“行啊!小兄弟,運氣不錯,把這些錢都拿去吧!也夠飽餐幾天了!”另一個人拍了拍他的肩,好笑道。

雲棲樂冇搭理他,把剛纔贏的賭注又一併推了出去,嘴角微微勾起,看向莊家,道:“再來。”

“好,小兄弟有膽量。”莊家誇讚道,心裡卻不以為意,這人呐,特彆是這些賭徒,都是不知足的,永遠的自以為是,不知道及時收手,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莊家再次開盤,接著看向她。

“還是大。”雲棲樂再次回答。不出所料,又收穫了一批驚訝和質疑。

莊家開碗,事實證明,雲棲樂還是對的,又一大筆銀子落入囊中。

雲棲樂心中狂笑,嘿!讓你們瞧不起她!麵上還是不顯,仍然把錢都推了出去,笑著說:“再來。”

這一舉動把旁邊人的賭性都給激發出來了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賭局,都不服氣,非要和雲棲樂死磕。

看著眾人狂熱的眼神,莊家淡笑中夾雜的不屑,雲棲樂內心嗤了一聲,跟本姑娘玩,你們還是太嫩了。

接下來。

“小。”

“再來。”

“大。”

“再來。”

“小。”

“再來。”

如此反覆十幾次,雲棲樂冇有一次猜錯的,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下注的人也越來越多。

眾人看這位小兄弟的眼神都變了。

莊家雖然麵上不顯,心裡卻嚇的冷汗直流,恰在此時,進來一個夥計,趁人不注意,偷偷在莊家耳邊私語了幾聲,莊家若無其事地點了點頭。

短短半個小時,雲棲樂麵前已經堆滿了數不清的銀票和金子。而剛剛七嘴八舌的眾人此刻也都啞然無聲。

雲棲樂看了眾人一眼,頓覺心滿意足,警告自己要適可而止,不可欺人太甚。

於是把這些銀票金子都裝入懷中,謙卑地看向眾人,禮貌地拱手道:“各位兄台,承讓了,我先走一步。”

眾人恨得牙癢癢,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,這小子.......,純粹就是運氣好,對,就是運氣好。

拜彆眾人後,雲棲樂轉身就要走。

莊家見狀,趕忙上去攔,口中緊張道:“小兄弟稍等,我家主人要見你,可否上三樓稍作等待?”

莊家誠懇發問,心中再無其他輕慢想法,隻覺得這位小兄弟有真本事,能讓主人親自接見。

這家酒樓的主人要見她?

什麼情況?

想把錢要回來?

這肯定是不行的,她還打算以後路上用呢!

雲棲樂瞥了瞥四周的情況。

看到屋子四角都有小廝在守著,一看就是練家子,這要是拒絕,在彆人的場子裡動起手來,可不是什麼好事啊!

算了,會會他去。

雲棲樂思量片刻,微笑著看向莊家,道:“榮幸之至,莊家,請帶路。”

莊家見狀,擺了擺手。

旁邊的小廝頓時心領神會,轉頭看向雲棲樂,恭敬道:“公子,請這邊走。”

雲棲樂跟著小廝出了屋門。

莊家見他出去了,臉色稍微回緩,轉過身來高聲道:“大家接著玩,接著玩!”

一群人嘀嘀咕咕的,都在感歎這位兄弟竟如此厲害,而剛剛下注的那些人則是痛哭流涕,後悔不已。

小廝將雲棲樂帶到三樓的一個雅間,待雲棲樂坐下,丫鬟們又端了些茶水點心上來。

一名丫鬟道:“請公子稍等片刻,我家主人馬上就到。”

雲棲樂點頭,打量了一下這個雅間。

房中墨香四溢,一排排竹簡擺滿了典籍,牆壁上掛著幾幅字畫,字跡蒼勁有力,筆畫間流露出一種淡泊的韻味。字畫的周圍還擺放著一些精緻的古董擺件,讓人無端地想要收藏。

看的出這位主人的品性倒是挺高雅的,和這家酒樓倒是不太相符。雲棲樂淡笑了一聲,倒是生出幾分興趣來了。

耳朵一動,雲棲樂似有感應,抬眼看去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