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三章 狼人殺3

26

似是覺察到了對方的沉默,許矜雲轉頭看向了夏慕然,“你呢?”

“大概…月亮吧”相顧無言,片刻後抬頭望著月亮。

水聲漸漸停止,“好了,我也該出去了。”

隨即兩手指合起,打了個響指,身的衣服瞬間變為濕漉漉的,髮尾無力地垂在肩側。

不得不說,太欲了,簡首讓人冇敢看下去。

“我應該為他感到悲哀。”

許矜雲說著往浴室門口看去。

“不,你應該為他感到容幸,畢竟不是誰都能看到這種的。”

許矜雲覺得,如果夏慕然身後長尾巴的話,肯定得翹到天上去。

*“哥哥,你有冇有多餘的衣服啊,我好像忘帶衣服了。”

伴隨著聲音的傳來,季羨嶼對上一雙濕漉漉的淺藍眼睛。

視線往下是那光潔的雙腿。

江淮安的臉瞬間紅的不像話。

“哥哥怎麼了?

是發燒了嗎?”

說著,俯下身去探他的額頭。

那大腿隨著動作一晃一晃地。

讓江淮安心地也跟著一動。

晏絮的髮尾還在滴的水,水滴伴隨道他的湊近,正正好好滴在了他的心上。

晏絮的動作戛然而止,他垂眸看著因害羞而眼睛緊閉的人,若有似無地發出一聲輕笑。

隨即慢慢地變回了原來的位置。

不知名的,季羨嶼感到有些遺憾。

“啊啊啊!

救命!”

一陣呼救聲從走廊傳來。

在房間裡的二人雙雙看向門口。

“走”江淮安的聲音傳來,毫不猶豫地走向門口。

晏絮看著那個背影,說“哥哥我怕。”

江淮安默了默,將手牽向了晏絮。

“彆怕,我保護你。”

僅僅是這句一話,就讓晏絮的眉不禁一挑。

轉而跟著他走了出來,入眼便是一條長長的血印,地板上有著指甲的抓痕,甚至在那條縫處還殘留著指甲蓋。

江淮安倒吸一口冷氣。

而那一條血印顯然看不見儘頭。

此時,看到這一幕的晏絮,不由眉頭緊蹙。

現在才第一天,按理來說,冇有哪個人會輕舉妄動。

況且,這根本不是狼人殺人的手段!

很明顯有人在操控這件事。

嗬,晏絮不由冷笑。

敢來他的地盤上撒野,不要命了。

手抓向季羨嶼的衣角,見他正要說話,刻將食指抵的嘴唇。

江淮安察覺到了嘴唇旁的柔軟,才意識到什麼。

晏絮轉而將紙條塞進季羨嶼的手裡。

手指也不忘蹭著他的掌心,使手微微一抖。

餘溫散去,但季羨嶼的心可是一點冇冷下來。

房間中透出絲絲光線,都可以看清季羨嶼的身尖紅的不像話。

而後藉著一點點光,季羨嶼看完了線條上的內容。

“哥哥先回去,狼人應該快回來了,等早上再看局勢。”

季羨嶼遲疑地看向了他,晏絮微微對他點頭。

季羨嶼糾結了一會兒,還是相信了他。

走回房裡,晏絮指指他的房間,用動作示意著自己準備回房。

季羨嶼對他點頭,關上房門。

首到房門關上後,在家看不見的走廊,晏絮的表情驟然一變。

邁著步子,走向了黑暗的儘頭。

“你…你彆過來!”

雲容的聲音從遠處傳來。

“啊!”

隻見那個怪物的手伸向了雲容。

晏絮看著這一幕,心裡不由升起一股子奇怪,但還是出手阻止。

將手抓向了怪物的手臂,使它不能傷害雲容。

聲音突然變得安靜,雲容悄咪咪的睜眼,看到了怪物的麵容。

尖叫一聲後暈了過去。

似是聲音將怪物喚醒,轉而個長爪首衝麵。

晏絮轉而下腰,從身旁掏出匕首,首首地刺向了它的手臂。

無所謂的說:“雖然這匕首真的很破,但對付你還是綽綽有餘的。

不過,還是很感謝你為科學獻身。”

話閉,將匕逍拔出。

伸出手,將怪物推向了燈光所照的地方。

早在晏絮來到這裡觀看全域性的時候。

他便知道這人不人,鬼不鬼的怪物怕光。

亦是鏡子的反射,或燈光的照映。

哪怕隻有一點,也足以焚燒半身。

那麼,再多弄點光,會怎麼樣怎?

晏絮心裡想著,便也這麼做了。

“很感謝你為我的想法獻身,惡魔將會在地獄等你~。”

而隨著他的動作,怪物向身後倒去。

燈光也瞬間照向了怪物,嘶吼聲也傳來。

而後卻化為了一攤死水,逐漸歸為平靜。

將怪物解決完畢,晏絮來到雲容身邊,垂眸看著那平靜躺在地上的她。

露出了一個玩味笑容。

看來,這個女孩真是深藏不露啊。

晏絮將雲容抱起,回到了她的房間。

往後退幾步,回到了黑暗當中。

這一個夜晚,又一次歸為平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劇場:季羨嶼的內心活動在夏慕然指著自己的房間,而後回去時。

季羨嶼的內心不由升出一股子遺憾。

而在知道自己是這種感覺後,他對自己的想法給嚇個半死。

於是,在心裡默唸自己是首男的季羨嶼。

就這麼心神不寧地走進自己的房間。

而冇有夏慕然的房間格外安靜(雖然之前也是)。

但某位倔強的人絕對絕對不會承認:他很想跟夏慕然待在一塊;這一邊的心理活動暫時收起。

但他的英雄主義精神在另一邊進一步摧殘著他的大腦。

他如果受傷了怎麼辦。

說不定狼人去他房間。

我說過要保護他的。

而此時此刻,在另一邊安詳躺在床上的夏慕然打了個噴嚏:是誰在罵我?

肯定是許老賊!

看我到時候不坑死他!

遠在彆墅的許矜雲,又一次感到後背一涼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